天皇脚下新加坡人的品质,话说东京人

2019-11-29 15:51栏目:风俗习惯
TAG:

原标题:话说北京人

图片 1

原标题:外地人眼中的北京和北京人!说的真没毛病!

早年间北京就是个是个大城市,“里九外七皇城四,九门八嘡一口钟”。有皇上的时候就是国都那时候叫皇城如今叫首都。北京是首都,天天人来人往,过去是王府井、前门大街、故宫、颐和园这些繁华的地方,外地人比北京人多,如今是地铁公交车上外地人占主流,过去北京人视外地人为客,久而久之他们就反客为主了,北京人对外地人失去了新鲜感,既没有好奇也没有歧视,北京人包容了他们从言语到饮食融进了四九城。

北京是个大城市,不认识的地方多,不认识的人多,成天打交道的多是陌生人。有许多老人迁入北京二三十年,可就是乡音不改;有许多年轻人,刚来北京俩礼拜,就已经满口的北京话了。你从口音上,很难准确地判断谁是北京人,谁是外地人。 北京是首都,天天人来人往,尤其是王府井、前门大街、故宫、颐和园这些繁华的地方,外地人比北京人还要多。久而久之,北京人对外地人失去了新鲜感,既没有好奇也没有歧视。 但是,有三种人,北京人最瞧不起,动辄给他个恶作剧,教训教训他。 第一种,假牛叉的人。 俗话说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官小,北京的官大,大得顶了天;北京的官多,多得拿簸箕撮。这就使北京人拿官不当官看,凡是不直接管他的官就不算官。 你要说你认识市长,接下来他就想听听市长家里吃什么、喝什么、摆什么,为的是长见识,至于你和市长的关系,他连问都懒得问,因为那是凉拌咸带鱼不用言的事,就因为你和他是同事、是街坊、是一个档次的人,所以你和市长的关系,与他和市长的关系是一样的。 如果你以为你见过市长、认识市长、与市长有过同事关系,就比他高一头,那你可就假牛叉了。北京人不打人,不骂人,不揭人,而是抬举人,愣是把假牛叉抬举成真牛叉,让他想下来都难。 有些外地人不了解北京人的习性,到北京办事往往爱用大官当保护神,动辄就说我是从来的,和你们的局长是老乡,如果他遇到的是一个真正的老北京人,那人就会像发现珍稀动物一样,号召办公室全体成员来瞻仰局长这位老乡的仪容,然后跟他套磁,说这位局长如何有工作能力,如何有群众威望,如何讲原则讲义气,如何体恤下情然后又说在北京工作如何艰难,在北京干事如何矛盾重重这一通无主题变奏直把他弄迷糊了,突然话锋一转,您找您的老乡写个二指宽的条子,在我们这就通吃了,谁也不好意思驳局长的面子,谁也不敢拖着不办,您也用不着一个门一个门地做解释工作,这多好。 千条理万条理,拿不来局长的条子他就没理,他的事就永远搁置起来了。全国那么多骗子,骗了那么多的人,北京人就没有一个让冒充高干子女的骗子得逞的。 第二种,穷显摆的人。 首都的地位使北京的信息层次也高,所以在北京人的脑子里,装满了中国之最。他知道中国最富的是谁,他明白中国最富的不是你,所以他觉得你和他一样,都不是中国最富的人。 既然不是大富豪,你就没有资格显摆,尤其是不能在他面前显摆。因为人都是相对的,你这一显摆,就使他相对地贫穷起来,他当然对你不满了。 北京人管爱显摆的人叫土财主,因为他们就象乡下财主进城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生怕别人把他看瘪喽。 过去,北京的服务行业,一见这种好显摆的主儿,就拿他当冤大头耍。先把他奉承得腾云架雾了,再向他推荐高贵典雅的货色,而且告诉他某位名人昨天刚刚买过,让他把钱花足,花过瘾。 饭馆的百鸟争春,就是给显摆人预备的,炒100个鸡舌头,但收的却是100只鸡的钱,如果他嫌贵,就告诉他收的只是鸡钱,而火钱、油钱、工钱、料钱算是饭店送您的孝敬,剪下舌头的鸡是下脚料,你可以拿走。谁能拿走这么多的鸡,明天饭店的烧鸡就是无本的买卖了。 第三种,没礼貌的人。 北京的亲人有两种,一种是外来的穷人,以河北、山东人居多,到北京来挣钱;一种是本地的穷人,大部分原曾是富人,后来家道中落,沦为穷人。这些本地穷人家道中落以后,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官场习气。外来的穷人受本地穷人的影响,虽然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也讲起码的礼貌,把没有礼貌的人视为没有教养。 比如问路,北京人最忌两件事,一是没有称呼,二是不下车。 如果在路口坐着几个老头,你可以叫大爷,叫师傅叫同志,甚至是叫老乡都可以,但不能没有称呼,如果你问哎,前门怎么走?,那你可别怪这些老头耳聋,没一个人会接你的茬,因为可以不称呼的人是乞丐,谁接你的茬,就等于他自己承认是要饭的了。 如果你骑车、坐车、开车,你必须下车问路,如果你脚不沾地,冲他大喊,基本是没人理你了。如果遇一个幽默的老头,就会对你说有什么事,让您的秘书下来说,这么大的官扯着脖子嚷嚷合适吗? 在以官场为主流的环境里生活,无官无职的北京老百姓格外自卑,他强烈要求与任何人平起平坐,希望你不要高他一头,不要再给他的心理施加压力,如果你在他面前假牛叉,显摆你有钱有势有后台,不拿他当人,那就别怪他反抗你了。只是北京人的反抗方式特殊,不打你,不骂你,而是耍你。 北京人无论干什么,都表现的特别从容,好象心里有十成的把握,这种自信气质大概源于他们脚底下有牢靠的根基。老北京人重礼数,善待人,颇有尊贤让礼之风。但现在这种古风已经不复存在了,此地市民身居京畿之地,好高务远,受官文化熏染,又品承了八旗子弟余风,以玩世的心态体味人生,古油嘴滑舌,善打哈哈,于是侃爷辈出,背上了京油子的恶名。 北京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有许多著名大学和文化机构,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不少人才,这座赖以保存下来的文脉之得以延续,全靠于此。北京人才济济,但是并不是本地人,多为外地来京人士,本地的皇城根儿地老的素质一般,其中更以商民为甚,在他们当中表现的淋漓尽致,服务行业中快刀宰客,这有点象江西的南昌佬一样,为什么把南昌叫做南昌鬼子,大概是延续而来的。 不过北京人交朋友多半看感觉,见面就熟,如果对脾气,不管你是什么人,一两杯酒下肚,就是哥们儿,所以南方人对此无法比,一旦熟了,遇事托他们一般不会打回票。不过这点是要值得各省的同仁们学习天子脚下的子民的爽朗则行了。不变则通。 底气十足的皇城子民北京漫长的历史积淀造就了博大的京味儿文化,而这些文化也是由历代各地的文化精英汇聚创造出来的,何况也是古代几大朝代的首都,不同于南京六朝古都的模样。所以在这样的文化熏陶下,北京人底气十足,可以什么都信,什么都不信。 北京人是很会找乐子的,对于北京人来说,坛墙根儿和愧树小院都是乐土,我们实在很难说这种心境和情趣究竟是贵族的还是平民的,毋宁说是一种贵族气的平民趣味或平民化的贵族精神吧!在老北京人这里,我们看到的平静安详,宽和礼让,恬淡闲散,诙谐幽默。他们可以在茶馆听戏,在园子里会鸟,在皇城根儿遛弯,在大槐树下乘凉,全都是一种不紧不慢的生活节奏。 对于吃穿住行,北京人都可意求新。尽管北京的公共交通四通八达,出门打的已成许多北京人的家常便饭。即使他们不具备购买车的条件,也有大批的超前意识的人走进驾校。先拿下本子再说,怎么说也得满足一下底气十足的皇城根气。北京人总是在某些地方很是自傲,于热情豪放之中不由自主的掺入几分骄狂,在注重人际关系的同时又往往流露出自以为是。有的人一无所知也还是忍不住地瞧不起外地人。有的人听言谈举止好似世袭贵族,明了底细后才知他不过是一个假冒的公子哥儿,但是做为外地人的我们不能当众揭开这一面具。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没了面子,哥们我对你说赶紧跑吧,他没准会跟你玩命。若是私下里开玩笑似的闪烁其词,他就会嘻嘻哈哈地跟你默认,然后打哈哈的说:哥们儿,哥们儿这自然是让你担当,不要张扬。好面子,真是北京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哎,真是没办法,谁叫他们是天子底下的子民呢? 但是这种圜于历史的沉积,缺乏锐进冒险开拓的精神,在改革中往往落在别人后面,甚至对于任何新事物都可能采取泡的态度,缺乏时代感,如果不是首都中心的话,那么相对来说它也只不过是以前古代的一个暂住过的首都而已了。 北京人太热情,正是这种自来熟的天性,表达了他们骨子里不见外的责任感,也正是这样他们爱管闲事。爱抛头露面。所以看见有人因义勇为负伤时,都会冲了上去,抢救,报警,抓贼,这些在电视里可以反映的出来,记得扮容嫫嫫一角色的演员主演的电视,在公交车里义愤填庸地大声站出来喊抓贼,果然不是一般的人。 在待人接物上,老北京人总是客客气气的,说话总是您您的,请人帮忙他们会把劳驾或劳你驾劳你大驾挂在嘴边上,使用性口去拉,叫做驾,帝王的车马叫王驾,所以劳驾大概与骑马民族有关,也可能与皇家文化有关,毕竟他们入关的时候都是骑着骏马来到北京的。 何乐而不侃呢?北京人有特殊的语言陶醉感。一口嘣响溜脆的北京话,一口甜亮脆生的京片子,足以让京人特别钟情于说,就连现在的上网聊天许多人都在学京骗子了,一副伪京人的模样。他们如珍视其文物古迹,珍视其胡同四合院一样珍视北京话。确实善侃,陶醉于侃甚至侃的只重辞句,抑扬顿挫,不重内容的地步,让广大外乡人感到北京人哪来的废话不少。但是北京人用此法以退为进地保全自己,困顿中的他们更是如此,和没落的八旗子弟一样,到处逗闷子,以说找乐,自娱并娱人。贫与油可以作为北京人互相之间交锋.争斗.磨练嘴皮子的利器,但对于一个外乡人来说,那么他投给人们的不仅是阴影更是伤害了,来北京旅游的外地人,就很是感觉到了这点,对于他们有时留下深刻印象的往往不是古城的美好风光,而是北京人独特的语言攻势。

北京人,外地人,都是北漂,这座城市不属于任何一个地理名词。

图片 2

赶走北漂的是具有北京户籍的外地人,骗了北漂房租的黑中介,也是操着各种方言的外地人,那些二房东们似乎也没有几个北京人,就连链家的老板左晖都是陕西人。

但是,有这么几类人,北京人最瞧不起也不待见。

图片 3

一是牛逼哄哄的人。俗话说“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官小”,北京的官大,大得顶了天;北京的官多,多得拿簸箕搓。这就使北京人拿官不当官看,凡是不直接管他的官就不算官。你要说你认识市长,接下来他就想听听市长家里吃什么、喝什么、摆什么,为的是长见识,至于你和市长的关系,他连问都懒得问,因为你和他是同事、是街坊、是一个档次的人,所以你和市长的关系,与他和市长的关系是一样的。 如果你以为你见过市长、认识市长、与市长有过同事关系,就比他高一头,那你可就假牛逼一下了,遇到这事儿北京人不打人,不骂人,不揭短,而是抬举你,愣是把假牛逼抬举成真牛逼,你想不装都不成。

尽管如此,每次北京有什么针对流动人口的举动,都会引起一场地域口舌之争。外地人说北京人无情,北京人说外地人入侵北京城。

有些外地人不了解北京人的习性,到北京办事往往爱用大官当护身符,动辄就说“我是从××来的,和你们的局长是老乡”什么的,如果他遇到的是一个真正的老北京人,他就会像发现珍稀动物一样,号召办公室全体成员来瞻仰局长这位老乡的仪容,然后跟他套磁,说这位局长如何有工作能力,如何有群众威望,如何讲原则讲义气,如何体恤下情……然后又说在北京工作如何艰难,在北京干事如何矛盾重重……这一通无主题变奏直把他弄迷糊了,突然话锋一转,“您找您的老乡写个二指宽的条子,在我们这就通吃了,谁也不好意思驳局长的面子,谁也不敢拖着不办,您也用不着一个门一个门地做解释工作,这多好。” 千条理万条理,拿不来局长的条子他就没理,他的事就永远搁置起来了。全国那么多骗子,骗了那么多的人,在北京人面前您不拿出点东西来说出大天来也白搭。

天皇脚下新加坡人的品质,话说东京人。不,北京现在已经不是某个人群的,现在北京是首都的。首都的治理是国家的事,不是北京人的事,更不是外地人的事。

图片 4

作为一个资深北漂,我身边的几个不错的朋友恰恰都是北京土著,在我看来,他们与外地人没有什么区别。

再有一类人,爱显摆。首都的地位使北京的信息层次也高,所以在北京人的脑子里,装满了“中国之最”。他知道中国最富的是谁,他明白中国最富的不是你,所以他觉得你和他一样,都不是中国最富的人,最起码不是个“土豪”吧。

他们也忙于一日三餐,也有喜怒哀乐,和北漂们一样,每天都为生存忙忙碌碌,也怕迟到,也担心失业。

既然不是大富豪,你就没有资格显摆,尤其是不能在北京人面前显摆。因为人都是相对的,你这一显摆好像北京人没见过什么似得,他当然对你不满了。 北京人管爱显摆的人叫“土财主”用今天流行的话说“土豪”,因为他们就象乡下财主进城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生怕别人把他看瘪喽。 过去,北京的服务行业,一见这种好显摆的主儿,就拿他当“冤大头”耍。先把他奉承得腾云架雾了,再向他推荐高贵典雅的货色,而且告诉他某位名人昨天刚刚买过,让他把钱花足,花过瘾。去饭馆的非得请他点个什么“百鸟争春”的菜,其实这就是给显摆人预备的,炒100个鸡舌头,但收的却是100只鸡的钱,如果他嫌贵,就告诉他“收的只是鸡钱,而火钱、油钱、工钱、料钱算是饭店送您的孝敬,剪下舌头的鸡是下脚料,你可以拿走。”谁能拿走这么多的鸡呀,明天饭馆一准推出“百鸡宴”这也是土豪的功劳,店家做的是无本的买卖了。

图片 5

· 还有一类人,没礼貌。过去北京的穷人有两种,一种是外来的穷人,以山东、河北人居多,到北京来挣钱;一种 是本地的穷人,大部分原曾是富人,后来家道中落,沦为穷人。这些本地穷人家道中落以后,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官场习气。外来的穷人受本地穷人的影响,虽然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也讲起码的礼貌,把没有礼貌的人视为没有教养。到了生地儿打听路,北京人最忌两件事,一是没有称呼,二是不下车。 如果在街边或路口坐着几个老头儿聊天下棋,你可以叫声“大爷”,叫“师傅”叫“同志”,甚至是叫“老哥”都可以,但不能没有称呼,如果你问“哎,前门怎么走?”,那你可别怪这些老头儿耳聋,没一个人会接你的茬,因为在北京城可以不称呼的人是要饭的乞丐,谁接你的茬,就等于他自己承认是要饭的叫花子了,这样问路相当于骂人。

我也认识传说中的拆迁土豪,可在我看来,他们比北漂还要努力,每天都在兢兢业业的努力工作着。他们中某些人告诉我,不能生钱的钱,早晚会花光,所以必须有危机感。

图片 6

然而在职场中,北京人比外地人甚至更受歧视。很多公司招聘的潜规则是能用外地人的岗位绝不用北京人,即便上了班,周围也很难有朋友,地域上的差异会自然的把人群割裂开来,一个组织中会被人为割裂为各种老乡团体,相互提携,相互帮助……

·如果你骑车、坐车、开车,你必须下车问路,如果你脚不沾地,冲人家大喊,肯定是没人理你了。如果遇一个爱说的的老头儿,就会对你说“有什么事,让您的秘书下来说,这么大的官扯着脖子嚷嚷合适吗?” 这话够噎人的。

图片 7

在以官场为主流的环境里生活,无官无职的北京老百姓格外自尊,如果你在他面前假牛逼,显摆你有钱有势有后台那就错了,谈吐中“没理没面”不尊重人,那就别怪北京不待见你了。只是北京人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回敬你,不打你,不骂你,而是耍你,让你能记一辈子的教训事儿。

诚然,北京人有北京这个城市特殊性带来的各种外地无法企及的优越条件,但并不是北京人就不需要努力。

(转自老北京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与我共事过的人里面,北京人恰恰是最负责的,也许就是没有后顾之忧,反倒可以全心工作。而那些北漂同事中的一些人,甚至会把单位下发的办公用品带走,把宴请中没有喝完的茅台酒揣进衣服里!

责任编辑:

我无意去抬高北京人的素质,贬低外地人的水准。因为我也是个外地人。

但是外地人欺负外地人的事并不罕见,时有发生。我单位租过两处办公地点,房东都是操着正宗东北口音的外地人,我丝毫没有看出他们有多么友善。

图片 8

我的一个同学因为工作关系,早几年拿到了北京户口,同学聚会的时候操着别别扭扭、生硬而又拗口的北京方言趾高气昂的说,“你们外地人别老往北京挤……”

那些被中介骗取血汗钱的小北漂们,面对的恶人们又有几个北京人?

所以这座城市的歧视链多元而复杂,同样是北漂,也被分成了三六九等,就像当时美团网的招聘风波一样,“东北人、黄泛区、信中医的、开大众的”都被认为分到了PASS组里。

这个城市的生活节奏太快,人们更喜欢冷冷的面对每一个人,因为都是过客,所以吝啬给予一个微笑、一点温暖。

当一座城市变成一座欲望都市,大家嘴里所谓的梦想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物欲的时候,这座城市里也就成了钢筋水泥的堡垒,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善良与温情也变得可望不可及,所以无论什么时候你坐上地铁,周围都是一张张冷漠的脸。

图片 9

北京人也罢,外地人也好,也许所谓歧视只是大家愿意用弱小换取同情,博得支持的理由罢了。

图片 10

正如一个朋友的遭遇,他开车进小区时,门口的电动杆忽然失灵砸在车上,他下车想跟保安说道一下,结果保安嚷嚷着说,开奔驰了不起啊,瞧不起我们穷人啊。

这场景就差一句,北京人了不起啊,看不起我们外地人啊。

其实,都是自己瞧不起自己。

就在今天,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微信里某位并不熟悉的小北漂说,“双11”买衣服信用卡刷爆了,没钱交房租了,能不能借点钱给他。

朋友没有回复任何字,顺手拉进了黑名单。

我问他,如果你熟悉呢?

他说,那我也会直接拒绝,一个人因贪图物欲让自己陷入窘境,我只会旁观,不会帮助。

图片 11

我深表赞同。并不是每个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人,都值得去帮助,那些可怜的表象下,可能是自作自受。

我们的慈悲应该给予那些积极向上、吃苦耐劳、渴望改变的人,而不是这种贪图享乐却又无力承担成本的人。

北漂,只是一种生活状态的描述,你不能自强,谁会帮你?谁又能高看你?一个无法自立自强的人,被歧视是应该的。

图片 12

正如那个刷爆信用卡的小北漂,不歧视你歧视谁?

反过来说,你看,人民大会堂里坐着的外地人,谁敢歧视?

也许有一天,我也会被这座城市淘汰。

来源:醉卧经阁半卷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官网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天皇脚下新加坡人的品质,话说东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