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着一个胆怯的普通人,芥川龙之介

2019-10-05 15:46栏目:历史人物
TAG:

芥川龙之介原本姓新原,之后成了舅父家的养子,是日本著名小说家,与森鸥外、夏目漱石并称20世纪前半叶日本文坛上的三巨匠。他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从小就显露了不俗的文采天赋,代表作有《罗生门》、《竹林中》、《偶人》、《秋》、《河童》等;他在作品中表达了对资本主义社会及其制度的嘲讽,是新思潮派的代表作家。1927年,芥川龙之介服毒自杀,年仅35岁。人物经历 早年图片 1芥川龙之介 明治二十五年3月1日,芥川龙之介生于东京。明治三十年,入读回向院 旁边的江东小学附属幼儿园。 明治三十一年4月,入读位于本所六町的江东小学。由于略带神经质,故而易胆怯,且体质羸弱,但学习成绩优异。“夜焚落叶见社神”(落叶焚いて野守の神を见し夜かな),据称是他小学时代作的俳句,早早展示了他早熟的文采。 明治三十五年4月,他与野口真道等同学一起创办了传阅杂志《日出界》,自己编辑,自己书写封面。芥川很早就喜爱读书,他读过德富芦花的《自然与人生》和泉镜花的《化银杏》,酷爱从马琴的《里见八犬记》到三马、一九、近松等的江户文学;此外,《西游记》、《水浒传》也在他的爱读之列。 明治三十二年,母亲的妹妹冬子与父亲敏三结合,生下异母弟得二。根据那年7月的司法裁定,作为冬子入籍新原家的条件,龙之介正式过继为芥川家的养子。 明治三十八年。从江东小学毕业,入读位于本所柳原的东京府立第三中学,中学时代的芥川学业成绩优秀,尤其是汉文,水平超常。他的读书欲望越来越盛,红叶、露伴、一叶、樗牛、芦花、漱石、鸥外等的小说他都熟读过,在外国作家中,他对易普生、阿耐特法郎士(アナトール?フランス)等表现出了关注。当时,历史是他最喜欢的学科,他希望将来作个历史学家。中学时代,他曾发表作品《义仲论》于校友会杂志第15号上。 明治四十三年3月,从府立第三中学毕业。9月,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入读第一高等学校一部乙班,久米正雄、菊池宽、松冈让、山本有三、土尾文明、恒藤恭、石田干之助等都是他的同班同学,德法科的秦丰吉、藤森成吉,以及比他高一级的文科生丰岛与志雄、山宫允、近卫文麿等也是他的同学。同年秋,芥川全家暂时移居到位于府下内藤新宿町二丁目七十一番地的生父敏三家。 明治四十四年,入住位于本乡的一高学生宿舍,渡过一年的宿舍生活。但他却因有洁癖而不适应这里的生活,喜爱读波德莱尔、斯特林堡、阿耐特法郎士、巴尔库松、奥依昆等人的作品。 中期 大正二年,他进入东京帝国大学,学习英国文学,期间开始写作。并与久米正雄、菊池宽等先后两次复刊《新思潮》,成为第3次和第4次复刊的《新思潮》杂志同人。 大正三年2月,与丰岛与志雄、山宫允、久米正雄、菊池宽、松冈让、成濑正一、山本有三、土屋文明等一起创办第三次《新思潮》,并以柳川龙之介为笔名,在创刊号上发表自己翻译的叶芝及阿耐特法郎士的作品。4月,他又在该刊上发表了处女作——小说《老年》。9月,发表了戏剧《青年与死》。10月,第三次《新思潮》停刊。10月底,一家人移居府下丰岛郡泷野川町字端435号。 大正四年2月,与吉田弥生的“初恋”破灭,产生厌世情绪。5月,在《帝国文学》上发表《火男面具》。11月,又在同刊发表《罗生门》,但当时他还是一个无名的青年。12月,经一个在夏目漱石那里作门生的同学林原耕三的介绍,芥川参加了位于早稻田南町漱石山房的“星期四聚会”,后入漱石门下。 大正五年1月,在《读卖新闻》上发表《松浦氏的<文学的本质>》一文。2月,与久米正雄、松冈让、成濑正一、菊池宽等一起创办第四次《新思潮》,并在创刊号上发表《鼻子》,此文受到了漱石的赞赏。后来,经漱石的门生铃木三重吉的推荐,参与执笔《新小说》,迈出自己走向文坛的第一步。7月,从东京帝国大学英语系毕业,毕业论文题目为《威廉莫里斯研究》,毕业成绩在全班20名同学中排名第二。9月,在《新小说》上发表《芋粥》,这篇小说得到了好评,与10月在《中央公论》上发表的《手巾》的成功,确立了他的新进作家地位。11月,在《新思潮》上发表了自己第一篇基督教作品《烟草》(后改名为《烟草与魔鬼》)。12月,经一高教授畔柳都太郎介绍,芥川到海军机关学校作了临时教官,从此住在镰仓,月工资60日元。 大正六年1月,在《文章世界》上发表《运》,在《新思潮》上发表《尾行了斋备忘录》。3月,第四次《新思潮》停刊。4月,与养父芥川道章一起旅游京都、奈良。5月,第一部短篇小说集《罗生门》由阿兰陀书房出版。6月,所谓的“新技巧派”新进作家聚在一起为《罗生门》举办了出版纪念会。9月,从镰仓移居到横须贺市的汐入尾鹫梅吉。11月,第二部短篇小说集《烟草与魔鬼》出版。 大正七年1月,在《新潮》上发表《掉头之后》,在《新小说》上发表《西乡隆盛》。与室生犀星相识并结为好友。2月2日,与冢本文子结婚,文子当时19岁,就读于迹见女校。3月,定居镰仓大町十字街并成为大阪每日新闻社社友。5月,师从高滨虚子,对俳句表现出热心。一次,在朋友婚宴上,他曾吟俳句“刀凝余寒以切韭”(庖丁の余寒昙りや韮を切る)助兴。4月,在《新小说》上发表《世之介的话》,在《中央公论》上发表《袈裟与盛远》。6月,他发表了一系列俳句。 大正八年1月,第三部短篇集《傀儡师》刊行。3月15日,生父新原敏三患流感死去。同月,芥川从海军机关学校辞职,成为大阪每日新闻社会员,入会条件是每年给该社写几篇小说,不取稿费;平日无须去该社上班,亦无须撰写其他新闻;每月可领取薪金130日元。4月28日,从镰仓再次搬到田端,与养父母住在一起,在田端,他的书斋名字为“我鬼窟”。5月,与菊池宽一起游长崎,寻访基督教遗迹,在旅地,他与斋藤茂吉初次相会。但是,在当时,室生犀星、小岛政二郎、南部修太郎、泷井孝作及小穴隆一等人更能引起芥川的注意。这一年中,他与一个被称作“愁人”的女子秀茂子相会,并一度陷入情感苦恼,《傻子的一生》中的“狂人之女”即暗只指人。 大正九年1月,第四部短篇集《影灯笼》刊行。3月,长子出生,他以菊池宽名字中“宽”字的万叶假名“比吕志”命名之。11月,他与久米正雄、菊池宽、宇野浩二等人一起去京都、大阪演讲旅行。这一年春天,芥川在上野“清凌亭”饭店结识女招待佐多稻子。 大正十年3月,第五部短篇集《夜来香》刊行。同月,他被大阪每日新闻社以海外观察员的身份派往中国。在中国,他从上海出发,一路游览了杭州、苏州、扬州、南京和芜湖,然后溯江而上至汉口,游洞庭,访长沙,经郑州、洛阳、龙门前往北京,7月底,从朝鲜回国。这次旅行使芥川的健康大大受损,他回国后即病倒。 后期 大正十一年4月,改书斋所悬匾额“我鬼窟”为下岛熏书写的“澄江堂”,这个名号在1月12日芥川给小穴隆一的信中首次使用。4月25日倒5月30日,再次去长崎旅行,途中在京都停留十余日。11月,次子多加志出生。此时的芥川,身体渐衰,饱受神经衰弱、皮疹、胃痉挛、肠炎、心跳过速等病的折磨。 大正十二年1月,在菊池宽创办的杂志《文艺春秋》头版连载《侏儒的话》。3-4月,到汤河原接受温泉治疗。5月,第六部短篇集《春服》刊行。6月,有岛武郎殉情,芥川深受触击。8月,在山梨县法光寺暑期大学作了《有关文艺》等题目的演讲。同月,去镰仓避暑,结识冈本一平、鹿子夫妇。“笛声丛远方的薄暮中传来,T先生的弟弟走进H屋,这是,麻川氏突然变色而立道:‘啊,该播种了’”。(《鹤病》,鹤は病みき)。10月结识尚在一高读书的堀辰雄。12月,去京都旅行,在《中央公论》上发表《啊哈哈哈哈》,标志着他文风的转变。 大正十三年1月,在《中央公论》上发表《侍女日记》,在《新潮》上发表《一块土》。4月,在《中央公论》上发表《少年》,在《改造》上发表《寒冷》。7月,第七部短篇集《黄雀风》刊行。7月至第二年3月,编集《现代英语文学系列》(The Modern Series of English Literature),由兴文社出版。7月下旬至9月,在轻井泽避暑,结识“在学问上可与之匹敌”的才女片山广子,写了《超人》、《相闻》等抒情诗,但他们的关系尚未深入发展,芥川就退却了。9月,第二部随笔集《百草》刊行。10月,岳父死去,内弟冢本八洲亦患吐血病,芥川自己也遭受着感冒、神经性胃下垂、痔疮、神经衰弱等病的折磨,身体更加虚弱,开始接受斋藤茂吉的治疗。 大正十四年2月,与萩原朔太郎结为挚友。3月,参与编辑《泉镜花全集》。4月,《芥川龙之介》作为《现代小说全集》第一卷予以刊行。4月10日到5月6日,在修善寺新井旅馆接受温泉治疗。7月,三字也寸志出生。10月,受兴文社所托的《近代日本文艺读本》全五卷编辑完毕。11月,《中国游记》刊行。因健康状况恶化,创作进入低潮。 大正十五年—昭和元年1月,为治胃病、神经衰弱、痔疮等疾病而呆在汤河原中西屋至2月中旬。4月,前往妻子的娘家鹄沼,与妻子呆在一起,此时,他的失眠症越来越严重了。7月上旬,他再次前往鹄沼。10月,随笔集《梅·马·莺》刊行。 昭和二年1月,从鹄沼返回。新年伊始,姐姐家失火,住宅全被烧毁,因该宅入有巨额保险金,姐夫西川丰被怀疑为自己放火,苦恼中的他卧轨自杀。姐夫死后,芥川为姐姐家欠人的高利贷四处奔波,致使神经衰弱更加严重。4月开始,在《改造》上连载《文艺的,过于文艺的》一文,同时,他与谷崎润一郎就小说的思想这一问题展开论战。4月7日,与平松麻素子相约在帝国饭店自杀未遂。6月,第八部短篇集《湖南扇》刊行。7月23日,《续西方人》完稿,24日,天尚未明,芥川在他田端的卧室里服下致死量的巴比妥自杀。枕边放着圣经。他给妻子、小穴隆一、菊池宽、葛卷义敏、姨妈及亲戚竹内先生留有遗书,此外,还留下一篇《给老朋友的信》。“自杀者也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自杀。我们的行为都含有复杂的动机,但是,我却感到了模模糊糊的不安,为什么我对未来只有模糊的不安呢”。27日,在谷中火葬场,大家为芥川举行了葬礼,然后把骨灰存放在染井法华宗慈眼寺。芥川龙之介是什么派图片 2芥川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被称作“新技巧派”新进作家,亦是新思潮派的代表作家。芥川龙之介代表作 代表作有《罗生门》、《竹林中》、《鼻子》、《偷盗》、《舞会》、《阿富的贞操》、《偶人》、《橘子》、《一块地》以及《秋》等。芥川龙之介为什么自杀 第一点就是他的性格所导致的,他原本就出生于一个牛奶工人的家庭,亲生母亲在他出生后不久,就开始精神失常,直到他十岁的那年,母亲去世,父亲又跟母亲的亲妹妹结婚,还废除了他的长子继承权力,销了他的户籍。就这样,在童年时期没有得到过母爱,在加上复杂的家庭关系,无疑给他带来了心灵是哪个的阴影。这样一来,对他日后的形成孤僻,敏感抑郁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 第二点就是他的厌世的人生观。因为,他从小就为自己的身世感到苦恼,童年生活也是比较压抑,并且生活在动荡不安的年代,在这样的环境中,难免会产生厌世的人生观。综上两点就足以说明使他自杀的原因了。人物评价图片 3芥川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的的文学可以看作是大正期小市民知识阶层的良心、感觉、神经、趣味等经提纯而获得的结晶。他的创作是他学识与才华的化身。不应把芥川只当成是改写的作家。其中有些宝贵的东西,如不被芥川发现或许将永眠地下”。他赞颂芥川的这种发现,是天赋所赐。更有深一层意思是,芥川不只是改写故事,而是借助古典中的历史素材,阐释近代的问题。在故事背后明显地渗透着作者的人生感悟。可以认为历史题材对于芥川只是“衣裳”,只是倾诉对世事所感的载体。(日本文学评论家吉田精一) 芥川龙之介的文学创作在日本近代文学史上开拓了一个不曾有过的领域。 芥川的作品,尤其是多数的历史小说,几乎全是仰赖于以《今昔物语》为主的众多古典题材。仅这一点是否可以说从侧面反映了他缺少创意、想像力,反映了他结构能力的薄弱。(日本历史小说家高木卓)

中文名称:芥川龙之介

所谓鬼才——既用非常理的解决方法,且结果是惊人的好的人。一个“鬼”字,尽显朦胧与变化,似乎背离了平常人的逻辑习惯,即是些许懒散,以及反既有文化的,而其统称曰异类。

外文名称:芥川竜之介、あくたがわ りゅうのすけ、Ryunosuke Akutagawa

图片 4

往着一个胆怯的普通人,芥川龙之介。别名;澄江堂主人、柳川隆之介、我鬼

芥川龙之介就是这样一个鬼才。

国籍:日本

图片 5

民族:大和

一位不屑流露害怕情感的,看穿人类社会本质的,厌世的悲观主义,孤独的勇者,或胆怯的普通人。肉体的消灭,是为了更好的让精神永存,但他的离世,又恰恰证明是一个心智不成熟的,潜意识中被逃避主义和无责任担当占据的大孩童。

出生地:日本东京

这样的人,本不应降临在人世间,因为他眼中的世界太过痛苦。但也必然要降临在人世间,仿佛带着使命前来,在这个一成不变的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中,制造一二涟漪,虽如白驹过隙般短暂,但光芒足够闪耀进去看到这抹光的人儿的心扉。

出生日期:1892年3月1日

冥冥中恰似拉普拉斯兽打盹期间的意志一样,它这一个稍微不经意,使这看似单调的一元社会,有了向无限多元发展的可能,这大概就是这类人的使命亦或是宿命,以及他们来过我们这个世界的真正目的吧。

逝世日期:1927年7月24日

图片 6

职业:作家

芥川35岁便离开这个斑斓的人世间。是悲哀的,也是伟大的,那天他的身边只有着圣经,遗书、手稿。

毕业院校:东京帝国大学

宗教的信仰,并不足以抚平其心中沟壑万千,看到人类社会万千形态下本质定性的东西,芥川能看到大多数人看不到的事物的一面,亦能看懂,却是他不喜的。而讽刺的是,大部分人是看不到又看不懂的,所以显得他是那么的特殊和另类。

代表作品:《竹林中》,《侏儒的话》,《夜来香》,《傀儡师》

创作的束缚,亦不能真正的留住他的心。芥川能看到,也能看懂,所以他自愿选择这个结果,稀松平常又异常伟大。正向在他的作品中所描述的——“所有神的属性中,我最同情的是神不能自杀“。芥川不是想超神,更多的是感到不屑和无趣吧。

芥川龙之介——日本著名小说家

芥川龙之介生于东京,本姓新原,父经营牛奶业。生后9个月,母精神失常,乃送舅父芥川家为养子。芥川家为旧式封建家族。龙之介在中小学时代喜读江户文学、《西游记》、《水浒传》等,也喜欢日本近代作家泉镜花、幸田露伴、夏目漱石、森鸥外的作品。1913年进入东京帝国大学英文科。学习期间与久米正雄、菊池宽等先后两次复刊《新思潮》,使文学新潮流进入文坛。其间,芥川发表短篇小说《罗生门》、《鼻》、《芋粥》、《手帕》,确立起作家新星的地位。1916年大学毕业后,曾在横须贺海军机关学校任教,旋辞职。1919年在大阪每日新闻社任职,但并不上班。1921年以大阪每日新闻视察员身份来中国旅行,先后游览上海、杭州、苏州、南京、芜湖、汉口、洞庭湖、长沙、郑州、洛阳、龙门、北京等地,回国后发表《上海游记》和《江南游记》等。自1917年至1923年,龙之介所写短篇小说先后六次结集出版,分别以《罗生门》、《烟草与魔鬼》、《傀儡师》、《影灯笼》、《夜来花》和《春服》6个短篇为书名。 1927年发表短篇《河童》,对资本主义社会及其制度作了尖锐的嘲讽。同年7月由于健康和思想情绪上的原因,服毒自杀,享年35岁。

或者创作对于他来说至少不是一件多美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芥川最初的想法是想成为一个历史学家,如果真能像原定计划走着,世界上或许多了一位性格另类的历史学教授,而少了一个优秀的有思想的文学鬼才大师。

创作只是他有且只有唯一的手段,以笔锋直面这个历来不乏喧嚣的世界,企图让这个世界在一瞬间能安静下来,听着他正面做成的铿锵回答。

芥川做到了。

图片 7

正常来说,想要深刻了解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已经离去的人,只能通过他的生平及作品,去看,去想,去揣摩。

芥川的一生,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那便是“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芥川龙之介,原姓新原,其父新原敏三。其母在芥川出生后7个月后患精神疾病,于是芥川龙之介便寄养于东京母家,为其舅父之养子,5岁那年入读江东小学附属幼儿园,6岁入读江东小学。由于略带神经质,故而易胆怯,且体质羸弱,易梦游,但学习成绩优异,显现其在文学上的才华。开始学习英文、汉学及写字。8岁那年,曾立志当西画家;10岁那年,生母死,正式入籍芥川家,在这样的离别中,芥川度过了属于他的童年生活。

不过还好,喜欢读江户时代的文学作品的芥川,从江东小学毕业,入读东京府立第三中学,中学时代的芥川学业成绩优秀,尤其是汉文,水平超常。喜读幸田露伴、泉镜花、夏目濑石,森欧外等人所创作的日本文学作品,在外国作家中,他对易普生、阿耐特法郎士等表现出了关注。当时,历史是他最喜欢的学科,他希望将来成为历史学家。中学时代曾发表作品《义仲论》。

18岁那年,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入读第一高等学校第一部乙科。与久米正雄、菊池宽、松冈让、山本有三、土尾文明为友,沉浸于文史哲学类书籍。

或许是学生时代扎实的文学功底,使芥川在日后文坛中如耀眼明星一样,璀璨升起。

21岁那年,他进入东京帝国大学,学习英国文学,期间开始写作。并与久米正雄、菊池宽等先后两次复刊《新思潮》,成为第3次和第4次复刊的《新思潮》杂志同人。

22岁那年,于《新思潮》上发表处女座《老年》,移居府下丰岛郡泷野川町字田端。

23岁,在《帝国文学》上发表《火男面具》。又在同刊发表《罗生门》,但当时他还是一个无名的青年。后因同级同学林原耕三的介绍,出席漱石山房之木曜会,后入夏目漱石门下。

24岁,与久米正雄、松冈让、成濑正一、菊池宽等一起创办第四次《新思潮》,并在创刊号上发表《鼻子》,此文受到了漱石的赞赏。后经漱石的门生铃木三重吉的推荐,参与执笔《新小说》,迈出自己走向文坛的第一步。从东京帝国大学英语系毕业,毕业论文题目为《威廉莫里斯研究》。在《新小说》上发表《芋粥》,这篇小说得到了好评;在《中央公论》上发表的《手巾》的成功,确立了他的新进作家地位,同年,其师夏目漱石辞世。

25岁,短篇小说集《罗生门》由阿兰陀房出版,第二本短篇小说集《烟草与魔鬼》由新潮社于同年十一月出版。十月,自镰仓移居横须贺。此时已跃居知名流行作家之列。

26岁,师从高滨虚子,学习俳句创作,在《新潮》上发表《掉头之后》,在《新小说》上发表《西乡隆盛》。与室生犀星相识并结为好友。同年,与冢本文子小姐结婚,定居镰仓,发表作品有《蜘蛛之丝》《地狱变》。

27岁,第三部短篇集《傀儡师》刊行。3月15日,生父新原敏三患流感死去。同月,从海军机关学校辞职,成为大阪每日新闻社会员,为自由执笔作家,在《中央公论》一月号上发表《当时的我》。

28岁,长子比吕志出生,发表作品有《杜子春》《南京的基督》《秋》及《舞会》,并由春阳堂出版其短篇小说集《走马灯》。与泉镜花相识。

29岁,以大阪每日新闻社以海外观察员的身份派往中国。在中国,他从上海出发,一路游览了杭州、苏州、扬州、南京和芜湖,然后溯江而上至汉口,游洞庭,访长沙,经郑州、洛阳、龙门前往北京,7月底,从朝鲜回国。纪行《上海游记》连载于《东京日日新闻》。短篇集《夜来之花》由新潮社发行。

30岁,于《大观》发表《手推车》,身体状况不佳,此时的芥川,身体渐衰,饱受神经衰弱、皮疹、胃痉挛、肠炎、心跳过速等病的折磨,使他不得不停笔修养,次子多加志出生。《竹林中》在《新潮》发表,并由金星堂出版随笔集《点心》。

31岁,在菊池宽创办的杂志《文艺春秋》头版连载《侏儒的话》。3-4月,到汤河原接受温泉治疗。5月,第六部短篇集《春服》由春阳堂刊行。6月,有岛武郎殉情,芥川深受触击。8月,在山梨县法光寺暑期大学作了《有关文艺》等题目的演讲。同月,去镰仓避暑,结识冈本一平、鹿子夫妇。10月结识尚在一高读书的堀辰雄。12月,去京都旅行,在《中央公论》上发表《啊哈哈哈哈》,标志着他文风的转变。

32岁,发表《侍女日记》《少年》《一块土》《寒冷》等作品。7月,第七部短篇集《黄雀风》新潮社刊行。同年岳父死去,内弟冢本八洲亦患吐血病,芥川自己也遭受着感冒、神经性胃下垂、痔疮、神经衰弱等病的折磨,身体更加虚弱。

或许在其声明的最后几年,见到过了太多的悲哀,促使他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33岁,三子也寸志出生,与谷崎、水上、小山内、久保田、里见等人共同编辑《泉镜花全集》。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使得创作量也为之减少。作品只有《大导寺辅的半生》等少数几篇。

34岁,为治胃病、神经衰弱、痔疮等疾病,迁至神奈川县妻子的娘家鹄沼修养,随笔集《梅·马·莺》由新潮社出版。另有《湖南之扇》《年末的一天》《点鬼簿》《梦》等作品发表。

35岁,姐夫西川丰住宅失火,且因被怀疑纵火诈领保险金而自杀。芥川为姐夫善后四处奔波,致使神经衰弱更加严重。7月20日,天尚未明,芥川在他田端的卧室里服下致死量的巴比妥自杀。枕边放着圣经。他给妻子、好友、姨妈及亲戚竹内先生留有遗书,此外,还留下一篇《给老朋友信》。信中写道:“自杀者也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自杀。我们的行为都含有复杂的动机,但是,我却感到了模模糊糊的不安,为什么我对未来只有模糊的不安呢”。后于谷中斋场举行了葬礼,然后把骨灰存放在染井法华宗慈眼寺。

他往往能参透其中,但却没法做到,比如在他的作品中有提到:“最聪明的处世术是,既对世俗投以白眼,又与其同流合污”(出自河童,是一本充满了对现实的讽刺的小说),满满的的嘲讽和无奈。

貌似讽刺现实主义的文学作品保质周期都异常的长,无论时代变迁,总有一些场景会惊人的相识,并且轮回发生,周期更换。比如以前80,90年代语文课本里的老朋友--鲁迅先生的作品,而从文风上来看,芥川和鲁迅绝对是心灵相通的密友,他们都无一例外的抵触能给人带来麻木的东西,抵触能麻痹人的心灵的糟粕;但是有意思的是,最终他们隐约感觉到结果,是当时那个世界已经没有人分对错了,只看到了自己的利益。

最终,利己主义与死亡情结相互交织,蕴含糅合在一个躯体里面。

图片 8

鬼才芥川的世界中,每个人心中都已一扇属于自己的罗生门,普通人在利己主义的驱使下往往是通过“小恶”、“恶”、“最恶”完成堕落的全过程。在利己主义影响的基础上,不管是违反道德还是损害别人利益,无论哪个都是利己主义者达到自己愿望的踏脚石。但是,利己者在自己做坏事的同时为了自己的自尊,会把过错的责任都推到外部环境和别人身上,就像每个人都在选择自己的记忆,试图控制一个业已成为“历史”的事件的解释权,夹杂谎言的话语编织成令观众所迷惘的叙述圈套。

图片 9

竹林深处的密林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似乎可以从人的本能出发开始推测。天下在动荡不安中,社会失去秩序,这是最坏的时代,生存意味着剥夺和欺骗,暂时的占有即是对自我活着的证明——强奸、不忠、决斗、窃取是基本的“事实”,罪犯、证人、孀妻、武士无论生死却说的都是鬼话,从那一阵凉风开始,焦虑的欲望就占据了所有人的内心。

但阳光始终伴随着罪恶,它灿烂、隐约、斑驳、晦涩,给局内人以或安然、或陶醉、或紧张、或坦然的自身。

多方的证词,显然证明了不了什么,因为所有的证词都是所谓证人给予自己更愿意相信的结果的基础上陈述的证词。是强盗杀了武士?是强盗受到到了妇人的引诱,维护他心中的恶,是个光明磊落的强盗大爷形象吗?是孀妻的苦苦哀求,请丈夫原谅,那武士始终一动不动,一言不发,冷酷的眼光直诛女人之心,她绝望之下拿着匕首走向丈夫吗?是武士之魂的自我了结吗?是在那个时代,失败对于武士来说是无法容忍,比失败更可怕的是丢去尊严吗?是高傲的武士大人无法承认自己在公平比赛中败给了卑劣的强盗,他只能承认是自杀,维护武士的尊严吗?

归根终究是利己主义惹得祸,或许就像中国古之圣贤梦中呓语:“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凿凿之言。

比杀人更可怕的是谎言,比软弱更危险的是不承认,比黑暗更阴冷的是遮蔽的光明,

我们不确定这样的时代何时来临,也许明天,也许永不,天才鬼才亦然如此,况且芸芸大众呼?

图片 10

同情他人的不幸,然而当他人脱离不幸,又希望他人重新回到不幸。

因为禅智内供长有一个长五、六寸的鼻子,这给他增加了很多烦恼,生活不便,遭人耻笑。于是,他千方百计把鼻子弄短,果然鼻子变短了。可是新的烦恼又来了。习惯看他长鼻子的人,却看不惯他正常的短鼻子了,又在底下浅浅私语,说长道短。禅智内供便开始后悔,感觉还是恢复自己本来的面貌好。最终他的鼻子渐渐膨胀如初,禅智内供心里逐渐趋于平静,心想再也不会有人耻笑他了……

至于会不会再有人再耻笑了,这个事情或许我们无解,就像是圆一样,起点就是终点,终点又是起点,不管是从此种形态,转述到彼种形态,每一种形态都不能为所有人所接受,就如你变好,会被人嫉妒为什么会超越自己,如果你堕落,还会有人指责你为何又要堕落一样,这个长鼻子故事便是如此。《孟子》讲人有恻隐之心,所以会同情他人的不幸。然而,人亦有自私之心,一旦发现他人脱离了不幸,却又希望他们重新陷入不幸。这样才能让自己活得自由。

王阳明讲“种树者必培其根,种德者必养其心”,是为知行合一之一法,读《鼻子》才是王阳明之心学之到位,心之得正偏失,才是人之看法的左右居中的基础。如果法师自知鼻子只是外物,如能追求心之德正,何来长短正常之烦恼,如果芥川也能看到,相比更好。

图片 11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地狱变》中的艺术是脆弱的、空灵的,根本无力抵抗现实的邪恶和权势的凌辱。艺术唯以人类的牺牲维持自己的庄严,使权力者卑微的人格相形见绌,但往往为权势者的罪恶、阴谋所利诱,因此,良秀残害了其弟子、毁灭了其女儿,最后牺牲了他自己的生命,但依然不能摆脱堀川老爷财力和权势的压迫,依然得不到世人的理解。艺术是孤独、崇高的,是不折不扣的大悲剧,然而艺术正是由于承受苦难,从困局中升华,表现了良秀或者说芥川的高卓的悲剧意识。

但芸芸众生,憧憬的亦然是还是阳光,明天太阳照常升起,我们终会在自己即将入睡时,默然如此期望,无论多晚。

第二天阳光依旧,天下已经蔚然太平,社会秩序井然有序,这俨然不是最坏的时代了。

图片 12

版权声明: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官网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往着一个胆怯的普通人,芥川龙之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