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版相比欠缺的是何许,单田芳评上映

2019-09-15 18:36栏目:世界资讯
TAG:

要感谢老祖宗,给后人留下了饭碗

无论是不谋而合还是有意而为之,又有几家卫视紧跟央视的脚步重播老版《三国演义》,尽管央视否认刻意安排一说,但是,央视对于老版重播很有信心,认为经典之作对观众仍有吸引力。

由高希希执导的历史剧《三国》将于5月2日起在安徽、江苏、重庆、天津四家卫视以及安徽网络电视台进行全国首播。相比之前主要描写刘蜀的《三国演义》,这一版将曹操设定为主角。

晓虹:您本身也是说评书的一个大家,现在电视版的《三国》你有什么样的看法呢?

从视觉层面上来比对,新版《三国》无疑胜出一筹,这也是高希希导演一直强调重拍《三国》“整容不变性”,因为影视技术的发展为他创造了“整容”的条件。新版《三国》战争场面确实拍得很好,视觉冲击力是老版《三国演义》无法相提并论的。最近,老版《三国演义》的导演之一张绍林对媒体表示:“我拍《三国》有很多遗憾,比如诸葛亮七擒孟获、诸葛亮病逝五丈原等场面,用了吃奶的劲儿效果还是不理想,因为当时的条件很简陋。”但是,张绍林又说:“一部电视剧视觉冲击力不是最重要的,塑造人物才是首要的,人物表现得好,观众可以原谅你战争场面拍得不好。”这就是老版《三国演义》的内在的气质。

剧中陈建斌饰演曹操,陆毅饰演诸葛亮,于和伟饰演刘备,黄维德饰演周瑜,何润东饰演吕布,林心如饰演孙尚香,于荣光饰演关羽,聂远饰演赵云,陈好饰演貂蝉,张博饰演孙权,刘竞饰演大乔,赵柯饰演小乔,李依晓饰演静姝,吕晓禾饰演董卓,于滨饰演曹丕。

单田芳:这个《三国》版我感触颇多,说起来话就长了。原来的时候,唐国强演诸葛亮,那个《三国》咱们老是说,质量很高,演员阵容也强大,我想你也有深刻的印象。

央视耗时4年打造的电视剧《三国演义》1994年一经播出,就得到了广泛关注。剧中演员至今为人津津乐道,鲍国安扮演的曹操形神俱备,唐国强则完美地再现了“多智而近妖”的诸葛亮,孙彦军的刘备、洪宇宙的周瑜、张光北的吕布……除了唐国强这个特例,老版《三国》的演员当时并不由偶像派担纲,而是交由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活跃在影视圈甚至话剧舞台上的老戏骨扮演。现在重看老版,在艺术审美的直觉中,确实感到那一代演员对艺术投入和角色研究是值得今天年青演员学习的。

高希希说,该剧改变了电视剧《三国演义》以蜀为主线的模式,而把曹操设定为最重要的人物。“过去老版电视剧成功塑造了鲍国安版曹操、唐国强版诸葛亮等经典形象,但一些其他的重要人物、二线人物和大量武将则显得弱化了。我们这次重拍,不仅极重视多位核心人物,更力争刻画一幅三国英雄豪杰的群像,包括汉献帝、马超、许褚等二线人物,也是由非常优秀的演员扮演的。”

特别是我们认为唐国强是奶油小生,他不适合演诸葛亮,结果出乎人们的意料,唐国强演得是真好。尤其是到了晚年,诸葛亮演得深沉老练,很动人,那些场面也大。

阅读罗贯中的小说,与其它古典小说的一个最大区别就是感觉到文言气息浓重,和口语距离稍远,但细读之你就会发现小说与史书相比,都经过了一些通俗化的变动,很少有生吞活剥的现象。这正是这部古典文学的成功之处。有专家对此评论说:“这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作者常需要在书中直接引用史料,如用纯粹的白话就难以协调;一是带些文言成分,给人的感觉会多些历史感”。语言简练而不失流畅,成为这部经典小说的一大艺术特色,这正是“我国古典文学中富于现实主义精神的优越传统”。

高希希说,几个主角的死是他拍摄中印象最深的几场戏,“在拍这种戏的时候,基本上属于竭尽全力的,我得憋着气拍,这种戏的当量和韵味都不一样。每次拍完这种戏,我都要好几天才能把精神缓过来。”而对于最主要角色曹操之死,高希希表示,很多内容并非按剧本来拍摄,而是现场碰撞出来的,“比如曹操最后遗言的那段台词就是现场碰撞出来的,非常深刻精彩。我想这场戏体现的是三国鼎立之间曹操的一种艰难,要把一个国家统一,不是那么简单的。”

为什么我对《三国》这么感兴趣,我相信中国老百姓恐怕都挺感兴趣,因为它是四大名着之首。另外我们说书,我也说过多少次《三国演义》,《三国演义》是书中之王,人们都讲是百看不厌,百读不倦,你再演也有人看。

老版《三国演义》在台词上尊重原着这一优良传统,张绍林表示:“我感觉拍历史剧文言台词可以还原当时的环境,白话的效果就差一点,而且全是白话文的历史剧就没味道了。这是普及名着要注意的。”我很赞同张绍林的观点,穿着汉朝的衣服,说着今天的语言,有一种怪怪的味道,说是争取年青观众,恐怕这是一个误区,深厚的台词功力和文学修养,这正是现在年青演员所缺乏的。

我相信再过几年,新版的《三国》就出来了,不一定是哪位导演的大手笔,又重新拍一版,过若干年又拍一版。

高希希的新版《三国》正在热播,话题不断,对此,张绍林表示,“新版比老版好看不少,但唯一无法超越的是心态。当年我们拍得很笨拙,几年才拍完,和现在完全不一样了。”张绍林指的“心态”是当下影视创作的一个群体性现象。新《三国》不到一年拍完了,而老版《三国演义》拍了四年,这种对“艺术”孜孜不倦的“笨拙”的精神正是现在所缺乏的。张绍林说:“希望看了新《三国》把老《三国演义》忘了”这句话也代表了观众的心愿,这个良好的祝愿是否能够实现,我们拭目以待。

首先得感谢这几位老祖宗,施耐庵也好,罗贯中也好,曹雪芹也好,给留下这么些丰富的财富,给后人留下饭碗,你也改,我也改,你也编,我也编。

一开始我不同意重拍,觉得劳民伤财

单田芳:这一次高希希指导的经典《三国》又有些创新,为什么说起来话长呢。因为张纪中想拍《三国》,张老。张纪中把我找去了,又请了四位作家,因为我说过《三国》,我们在一起研究了40多天。首先研究这个本子,一开始的时候,我不同意重拍《三国》,我觉得有些网民说得很正确。

重拍就等于劳民伤财,人家拍得很好了,大家已经都接受了,还拍,有什么意思啊。投那么大笔资金,劳民伤财。但是我又得到一个新的答复,人家说了,人家说《三国》不仅中国人喜欢,东南亚的人都喜欢,特别是日本和韩国,它那个痴迷的劲超过中国人。

就说我们这个信息,要拍《三国》刚发往外地,一摸这个信息,可以说,可以把这个本钱全捞回来了。

晓虹:从出版发行的角度。

单田芳:从商业运作的角度,我投资一个亿,光是日本和韩国就卖出来了,大陆上我等于干挣,得盈利呀。影响它就这么大,所以才重拍。我说闹了半天,是这么回事。

开始得研究本子,你怎么区别人家第一版的,人家拍得很好了。你哪点跟人家不同,切入点从哪,《桃园三结义》怎么拍,《虎牢关三英战吕布》怎么拍,这些人物你怎么演,那玩意确实是很难很难的。

高希希未读三国,曾拒张纪中邀请拍三国

单田芳:研究了四十几天,研究到十几集,结果那天高希希去了,就高导。张纪中给请去的,我跟高希希也是第一次见面。高希希很忙,就问张纪中,你给我打了几次电话把我找来,什么事?张纪中说的,明人不做暗事,咱们都自己人,我有什么就说什么。

我是制片人,拍《三国演义》想请你做导演,你看怎么样?高希希很为难,高希希说,我新拍了一部片子,现在正在中央审查,两关都通过了,现在剩最后一关,也就是今天最后一关,我正要去参加那个会去,我很担心,所以我是抽空上这来,你给我打电话,我不能不来。

二一个,这个任务我不能接受,毫不夸张地说,《三国》从头到尾那书我都没看过,叫我当导演,我怎么当。我要当导演,我还得从头到尾重新看这个《三国》,太难了。你另请旁人吧,这是原话。所以张纪中那也就不勉强了,高希希就走了。

在我的思想当中,高希希导演已经拒绝了,他不可能再接手了,后来还是高希希,他们后来中间怎么沟通的,我就不清楚了。张纪中就放弃了重拍《三国》,去拍《西游记》去了,我们就遣散了,这是个前因。

高希希版三国:能省略的省略,突出重点

后来当我看到安徽台,安徽卫视出资重拍《三国》,我一看到底是高导接手了。他接手,他说他没看过《三国》,我亲耳听见的。他这《三国》又能拍成什么样呢,我抱着好奇,所以我看着预报以后了,我就关注这件事。安徽台首播,我一定要看,看看他是怎么拍的《三国》。

因为我说过《三国》,不只是一次,我有我个人的观点,看看他是怎么改的。纵观看了25集,昨天看到25集,不错,应当给予肯定。尽管网上说什么的都有,但一件东西再好,羊羔虽美,众口难调。说这东西好吃,不一定都说好吃,肯定有人不爱吃。这东西再好,也有人说它不好。

版权声明: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官网发布于世界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新老版相比欠缺的是何许,单田芳评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