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琴与梅翰林之子真是幸福结局,之薛宝琴到

2019-10-29 10:21栏目:世界资讯
TAG:

薛宝琴到底嫁给了谁?

薛宝琴,《红楼梦》中皇商之女,小时跟父亲跑过不少地方。她是薛姨妈的侄女,薛蝌的胞妹,薛蟠,薛宝钗的堂妹。她长得十分美貌,贾母甚是喜爱,夸她比画上的还好看,曾欲把她说给贾宝玉为妻。她是一位近乎完美的人。她的美艳与纯真和邢岫烟的内敛与清高、李纹、李绮的超脱与淡然截然不同,十分耀眼。薛宝琴最后又有着怎么样的结局呢?

薛宝琴,红楼梦中皇商之女,自小跟着其父走遍四山五岳,薛宝钗的从妹,薛蝌的妹妹。她自幼读书,才貌兼备,甚至比之堂姐薛宝钗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贾府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对于她,曹先生几尽赞美之词,似乎恨不得将所有女儿家的美好都堆砌其身。她初到贾府便得贾母喜爱,又是送衣服,又是认干亲,又是同寝,又想把她娶配给贾宝玉,这样的宠爱在红楼众女子中是绝无仅有的,薛宝钗不及,甚至连贾母的外孙女林黛玉都不如于她。她不在金陵十二钗正册,却使得古今红楼学者扼腕叹息,为其鸣不平。关于薛宝琴的才貌,相信大多数热爱红楼梦的读者都熟记于心,无需过多赘言。而我们今天主要是探寻关于她与梅翰林之子的婚约,以及归宿。

关于薛宝琴的未来婚姻,原本是很明确的,就是嫁给了原本就定亲了的“梅翰林之子”。可是,经过刘心武先生对所谓“不在梅边在柳边”的解析之后,薛宝琴貌似是嫁给了柳湘莲。那么,薛宝琴到底是嫁给了谁呢?我以为,还是嫁给了梅家梅翰林之子。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判断呢?请看第五十回,就是仅仅在这一回当中,曹雪芹就用高密度的暗示来强化薛宝琴与“梅家”的婚姻关系,这是非常罕见的,也是非常微妙的。

韦德国际1946官网 1

众所周知,早在薛宝琴初次登场,曹先生就交代了她与哥哥薛蝌进京的原因,因当年其父亲在京时将其许配都中梅翰林之子为婚,而她此次进京,就是为了出嫁。而有关于薛宝琴的最终归宿,大多数红楼学者,都以第四十九回的标题,琉璃世界白雪红梅当中的隐喻来断言,薛宝琴的最终归宿是确实嫁于了梅翰林之子。我对于这个观点,却是有不同的看法。

贾母笑着,搀了凤姐的手,仍旧上轿,带着众人,说笑出了夹道东门。一看四面粉妆银砌,忽见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众人都笑道:"少了两个人,他却在这里等着,也弄梅花去了。"贾母喜的忙笑道:"你们瞧,这山坡上配上他的这个人品,又是这件衣裳,后头又是这梅花, 象个什么?"众人都笑道:"就象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画的<>。"贾母摇头笑道:"那画的那里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这样好!"

薛宝琴被许配给梅翰林之子,因而书中有“琉璃世界白雪红梅”一回文字,写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遥等,身后一个丫环抱着一瓶红梅”“就象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画的双艳图”,可是“那画的哪里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这样好”。这里用谐音暗示之意是很明显的。薛宝琴之“薛”正是白雪之“雪”,梅翰林之“梅”正是红梅之“梅”,。“琉璃世界白雪红梅”也正是一种“引文”,暗伏薛宝琴命运独好,将来“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之后,独有“白雪红梅”仍在也。

我并不反对,琉璃世界白雪红梅,暗合白“薛”红“梅”这样的说法,薛自然是指薛宝琴,梅也就是梅翰林之子。否则曹先生也不会在此章其后着重描写了薛宝琴折梅的情节。在这一点上我是绝对认同的,但恰恰是因为这一点,让我隐生出不少疑问。我们每每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总是容易从“白雪红梅”这四个字入手,往往却也忽略了前面的“琉璃世界”,难道这四个字只是为了契合白雪红梅的点缀,没有其它的含义?这点我是绝不相信的,我们且先来看看文中对于这四个字的描述,宝玉因早晨起来,掀开窗帘一看,虽门窗尚掩,只见窗上光辉夺目,以为是晴天出了太阳,而揭开窗户之后,从玻璃窗内往外一看,原来不是日光,而是下了一场大雪。这么一说,就自然点出了这个琉璃世界,其实就是大雪映射在玻璃窗上的景色,虽是晶莹剔透,却只是映射而已,我想曹先生用这四个字来点缀白雪红梅,肯定有他的道理,白雪红梅是映射在玻璃窗上的世界,这就暗合了,虽有薛梅两家的婚约,却是虚而不实。我们且再往下文看,下文中说道,贾母从惜春那里出来,忽然看见薛宝琴披着大衣站在山坡上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原文,贾母喜的忙笑道:“你们瞧,这山坡上配上她的这个人品,又是这件衣裳,后头又是这梅花,像个什么?”然后命贾惜春将这个场景给画下来。我们来回答一下贾母所说的这个场景像什么,我们可以大致想象这么一幅画,大雪中,一个披着大衣的女子,站在山坡上远眺,身后的丫鬟抱着梅花。这个场景不正是薛宝琴抱着与梅家的婚约远眺,苦等而不见夫至,就此定格在画中的场景吗?

韦德国际1946官网,我们知道,曹雪芹是惯用暗示手法来揭示人物命运的。比如贾探春放风筝,比如林黛玉放风筝等等。而对于薛宝琴的的命运,全在那“一瓶红梅”上了,其实就是暗示着薛宝琴与梅家的婚姻关系。

书中从薛宝琴一出场,就交代了她许了梅翰林之子。在高鄂续本中只有由王夫人交待几句:“那琴姑娘,梅家娶了去,听见说丰衣足食,很好。”单就薛宝琴个人性格方面说吧。与宝钗相比,世俗的礼教观念对她约束较少,思想自由,天真纯净。有她做的诗《蒲东寺怀古》、《梅花观怀古》为证。这两首诗借怀古之名,歌颂了主人公爱情故事,反映了宝琴的自由爱情的追求。虽然嫁给了梅翰林之子不符合曹雪芹原意,也不符合《红楼梦》整体结局,也不符合薛宝琴个人性格。而从小许于梅翰林之子,应是父母之命吧。如果嫁与梅家,怎么能体现出爱情的悲剧?当然,事事不能全料。

如果说前面的琉璃世界白雪红梅尚有些许臆测成分,那么我们再看一下第七十回中,薛宝琴那首吟柳絮《西江月》,汉苑零星有限,隋堤点缀无穷。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几处落红庭院,谁家香雪帘栊?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且看第二句,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这里很直接明白地点出了梅花只是一梦,三春事业付东风自然是指贾府,而薛宝琴和梅家的婚姻也像贾府一样成为了梦幻。再看第三句,几处落红庭院,谁家香雪帘栊?这一句中的谁家香雪帘栊,香雪这二字,雪自然是指薛宝琴,而香与湘字同音,很有可能是柳湘莲,我们之后会提到的。也就是说薛宝琴最终和柳湘莲成了一家。再看最后一句,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这一句就点出薛宝琴的最终归宿了,江南江北,梅家柳家,都是一样的,最终都是离开了薛宝琴。这边说到为什么是柳湘莲,还有一处证据,就是薛宝琴所做的怀古诗十首中的最后一首,《梅花观怀古》,不在梅边在柳边,个中谁拾画婵娟,团圆莫忆春香到,一别西风又一年。这第一句的,不在梅边在柳边,就很清楚的点明了,薛宝琴的最终归宿,不是梅家,而是柳家。而后两句的,莫忆春香到,又出现了与“湘”谐音的香字,一别西风又一年,也再一次点明了薛宝琴的结局。

韦德国际1946官网 2

韦德国际1946官网 3

从此中的多处隐喻表明,薛宝琴的最终归宿是柳家而不是梅家,而且也并不会拥有美满的结局,通书看下来,我们也会发现,薛宝琴进京的目的是嫁与梅家,但却是薛宝琴自到贾府之后,几乎看尽贾府三春尽,经历了贾府由兴到衰,由荣到辱,曹先生却只字不提梅家之事,试想,人家哥哥带着妹妹大老远上京就是为了把妹妹嫁到你梅家,而梅家却这么多年一点反映都没有?薛家也不心急?这难道不反常吗?这其中必有缘由,当然曹先生也没有提及,其中滋味,自然是留给读者尽情遐想了。

贾母因又说及宝琴雪下折梅比画儿上还好。

尽管薛家败落,或许梅翰林之子并非是王仁之流,依旧按婚约娶了宝琴也是大有可能。前八十回里,写到贾母曾起过将薛宝琴配给贾宝玉的念头,后来薛姨妈代为说明,宝琴父亲已死,母亲有痰症也时日不多,但她父亲在世时已将她配给了梅翰林之子,她之所以随哥哥薛蝌进京,就是等梅翰林外任期满回到京城,好嫁过去完婚。那么,在曹雪芹所写成或至少是设计好的八十回后的篇章中,她究竟是否嫁给了梅翰林之子并终守一生呢?从八十回文本和脂砚斋批语,我们可以推测出来,她后来的命运并非就此绾定。她的吟红梅诗里有这样的句子:“闲庭曲槛无余雪,流水空山有落霞。”表面上这都是紧扣“红梅”说事,其实,从“丰年好大雪”到处处“无余雪”,“流水空山”好落寞,恐怕都暗示着薛氏家族的整体瓦解,她最后也只能是入“薄命司”而不可能例外。

这一句话,更有意思。本来是丫鬟抱着一瓶梅花跟在薛宝琴之后的,到贾母这里,就变成“宝琴雪下折梅”了。就好比之前我曾经分析过的贾宝玉折桂花孝敬贾母和王夫人,意味着“蟾宫折桂”令贾母王夫人欢喜非常一样,这里的宝琴折梅则意味着在薛家与梅家的婚姻中,尽管梅家稍有悔婚之意,但最终还是成婚了的,薛宝琴是折梅成功了的。而且梅翰林之子应该也是一个一品一流的人物。而且,上述贾母对宝琴折梅的欣赏表明,贾母对于宝琴定亲于梅家虽不知晓也很意外,但知道之后还是很赞同这桩婚事的,有意促成。

她那首吟柳絮的《西江月》词中有句曰“明月梅花一梦”,恐怕是暗示着她最后并未能如约嫁到梅家;那么,她没嫁给姓梅的又嫁给了谁呢?我认为她那十首怀古诗的最后一首恰是说她自己的:“不在梅边在柳边”,也就是说,她最后的归宿,竟是与柳湘莲结合了。

次日雪晴。饭后,贾母又亲嘱惜春:"不管冷暖,你只画去,赶到年下,十分不能便罢了。第一要紧把昨日琴儿和丫头梅花,照模照样,一笔别错,快快添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又是“琴儿和丫头梅花”,在曹雪芹的叙事里,在贾母的嘴里,薛宝琴注定是和梅花紧密相连的,这其实就是在强化她与梅家与梅翰林之子的婚姻。

如此高频率的暗示在曹雪芹的叙述风格中是非常少见的。由此,我坚定的认为,八十回后,薛宝琴肯定是嫁入了梅家的,与梅翰林之子成为了夫妻。至于该怎么理解薛宝琴诗中的那句“不在梅边在柳边”,我紧接着就会说到。

版权声明: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官网发布于世界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薛宝琴与梅翰林之子真是幸福结局,之薛宝琴到